×

影片《大圣归来》 如何逆势而上

浏览47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法国教育学家西美尔说,贷币给当代衣食住行装到了一个没法转停的车轮子,使衣食住行这架设备变成永动机,从而造成当代衣食住行所普遍的躁动躁动不安和疯狂难休。     这一秋季,陈彩玲的衣食住行结束于这类焦躁不安。“越挣脱,过得越艰辛。”她算出这一一些命运的依据。之前看《唐山大地震》,埋在废区里的侄子被解救过后,陈彩玲哭得最凶,她哭灾祸的始料未及,也哭人到运势里不能自拔,束手无策。  


    现如今,让陈彩玲不能自拔的是一款 影视众筹新项目。众筹项目的定义2013年传到后,被影视圈快速吸收。2017年刚开始,在“互联网技术 金融业”的浪潮下,大佬们带著资本外流咆哮而至,好几个影视制作众筹网站如如雨后春笋冒了出去。常被作为经典案例的是《大圣归来》:89位众筹项目投资者,用780万元投资,得到等额本息贷款近三千万元的收益。     影片《大圣归来》 逆势而上了一段时间后,伴随着网络金融的受冷,制造行业显著减温,多服务平台竞相撤走。据报道,截止17年年底,有45家互联网技术众筹网站曾公布影视制作众筹项目,但本年度筹集资金经营规模不超过两千万元。     不可多得的经典案例被一些喊着众筹项目幌子开展非法融资的后继者们持续加强,逐层包裝,直至让进入的人坚信:每名投资者都能得到盈利,每一众筹项目者都能实现理想。     坚信神话传说的人非常容易可选择性忽视:放到一个长期轴看来,在那样的击鼓传花游戏里,取得成功盈利者屈指可数。     陈彩玲原先在四川一家商场做店员,一个月能赚一千元。七年前,她查验出宫颈癌,每日必须熬中药,工作中不自由。她辞了职,想把镇子的房屋卖出,在南充市另买一套。陈彩玲那样刻画着:市区房屋贵,卖了可以养老服务;手上有一点钱,不足首付款;人体怕累,不可以做重力气活。     “影视制作众筹项目”闯进她的衣食住行。金钱诱惑被具化为“参加累计票房中后期分为”“著作权出售分为”。这给她看上去艰苦的时日出示了一个出入口,创业梦每日伴随着颤动的年利率往上升,好像近在咫尺。 但伴随着资产潮水退去,账目上的大数字失重般降落,带去了她的房屋、钱财、也有期待。